Rui Reshahar

*副标题:IQ哩金害(译:IQ你真糟糕)

*校园AU/友人给的闻衣服梗

*已经是旧文了但是好像还没放上来过(好像吧)


*

再三确认课表,IQ十分确定这节课Ash在网球场练球,于是她拿出预先打好的备用钥匙,趁着四下无人就着么溜进去网球队的更衣室了。


手里的手机屏幕记录着密密麻麻关于Ash的数据,IQ稍微翻了一下,找出了Ash的柜子并且偷偷将其解锁打开。「就、就一下下应该不会怎么样吧?」她自顾找着借口道,眨了眨澄彻的蓝眸,紧张的咽着唾液,伸手去取出了她心慕之人放在橱柜里的制服衬衫。


有些犹豫,她的手兴奋地颤抖,虽然这么做有些变态,但是一想到手里的衬衫沾染着Ash的味道,IQ...

1、不提名字描寫本命單人


他從那人高大的身影認出對方來,不只是這個原因,當然包括了看見對方黑黃色的上衣以及... ... 咳、臀部。

儘管面罩遮掩住他大半個面容,畢竟這是工作因素,卻仍然無法掩飾他標致的相貌,側面看過去的挺鼻,又或者是那雙眸黑而深邃的找不出一絲光芒。

他想,也許這個人在從軍前是個很受歡迎的男子。他可以想像這人脫下面罩之後,換上一身輕片的連帽衫以及那件破損多處的牛仔褲,只要一個眼神,一個眼神就足以讓人沉醉。


2、不提名字描寫一個你喜歡的角色單人


雖然與他並肩同坐在這裡有一段時間了,可是這段期間你們始終沉默著。應該說甚麼呢?在軍中一直傳聞著...

累積數日的車段子

成天只會玩守望先鋒,我也是個只會寫段子的廢人了

CP都是BliBan

* DBD及R6S的段子各一

【Dead By Daylight】 Wraith/Nea

Nea一直很喜歡Wraith遊走在廢棄汽車場時叮叮噹噹的聲響,那個人的腳步輕快,就跟自己一樣,Nea總能像隻貓似地從高處落下而不發出半點聲響。不過這不是重點,她樂於享受那聲音,卻不喜歡因此看不見隱身時的Wraith。

如果今天是Meg或其他人擁有這種能力,也許他們會用這點去惡作劇,嚇唬毫無防備的朋友們。但是Wraith不同,他總是自己一個人靜靜的,對他來說這是個用來逃避事物的技能,他喜歡把自己隱藏起來,獨自坐在某臺面對壓車機器的報廢汽車上鬱悶,甚至會哭泣。

這是她的Wraith ,令人害怕的殺人鬼...

*Wraith/Nea無差

*
他們是怎麼稱呼我的?怪物、亡靈、殺人鬼... ... Wraith。


記憶如錯亂的枝條穿插在我不清的腦海中,我的名字、生前的一切,甚至是摯愛都想不起來,只記得自己為四季鎮的邪靈帶走無數無辜者的性命。


「啊啊... 對不起,原諒我吧... ...」在我為此懊悔痛哭的同時,邪靈作為我不去殺人的代價深深處罰我了,一條條分明粗糙的樹藤纏上我的肌膚,經過數百次的懺悔與禱告,我甚至能感覺到那些枝條在我臉上紮了根,疼痛,甚麼也看不清,連嘴裡說出的話語都成了嗚咽聲。


最終我仍變成惡不可赦的亡靈,手杖上的頭骨提醒著我自己的罪惡,為了慈悲那些無辜...

*Echo過往捏造/段子


*
Echo在加入虹彩小隊之前,也就是仍然待在SAT的那段時期其實和Hibana並不是十分熟識。

時常窩在實驗室研發各種機械,加上冷淡的個性讓他在SAT裡的社交生活沒有多大的拓展 「有機械的話、誰還需要朋友⋯。」記得他是這麼說的。他那孤僻的性子人人皆知,Hibana也曾試圖搭訕對方,但得到的是厭惡排斥的眼神。

「還在試著研發很強的無人機嗎? 」身穿SAT的制服,那個比Echo不過高出半顆頭的男子問。從某次那人擅自闖入之後,一直以來也就只有對方會跑來Echo的實驗室,即使努力不想去理對方,可是他仍然如此我行我素。最終,Echo無聲的實驗著,對...

*Slege&Blitz生贺。  

 *  

 两个身影在虹彩小队的宿舍厨房里来回踱步,这让刚睡醒的Hibana困惑的前去查看,看到的是杵在那儿苦恼的Mute跟Bandit两人。「嘿两位,发生甚么事了吗?」她出自好意的询问。  

 「去附近镇上的烘焙坊应该比较快吧?」  

 「不,那大概会花上2小时。」  

 男人们讨论着甚么,接着他们注意到一旁的Hibana。Mute试着扯出和善的笑容:「没什么,只是在讨论关于生日蛋糕的事情。...

*中世纪AU(详细点此)  

 *本篇含些许H2OVanoss  

 时间轴:百年前 


*
也许你们曾经听说过中世纪时期那些骇人恐怖故事,有关于吸血鬼是如何残害无辜生命、以及教会荒诞苦榨人民。
不过你放心,现在我要说的是一个好故事。至于会不会是一个好结局呢……?我也不知道呢!

毕竟故事正在进行着。


*  

 他连夜经过了好几个城镇才来到目的地,W氏公爵的领地。这是邻近几个领地中较为和平的一个区域了,其他爵士的暴虐行为男人看过不少,但是此次他前来这里的目的无他,纯粹只...

重發個,被樂乎屏障了wwww


總之就是肉。

有KapGlaz、大盾醫生、食物鏈組。

跪求樂乎不要屏障我(難過


*GIGN、Spetsnaz日常

*有Rook/Doc、Kapkan/Glaz的嫌疑。


其一《Doc的下午茶》

*

那是偶然發現的事,儘管只是一個微乎其微的小細節,但Rook注意到了。

雖然平常沒有任務及訓練的時候大家也只是在宿舍中各自做著事,但他發現Doc總會在下午的某個時段從房間內消失,以往他都在那兒讀些Rook不懂的醫學書,但最近他總是不知道跑那兒去了,這讓他十分困惑不解,可他也不願就這麼直接去詢問本人,問了Montagne及Twitch也不曉得,他一個人苦惱猜測許久,決定再去找Twitch一次,請她用無人機幫幫忙。

「嗯!這不是甚麼困難的事,我就幫你一把吧!...

1 / 8

Rui Reshahar

MAN IS TWO men; one is awake in darkness, the other is asleep in light.

──《Sand and Foam》 by Kahlil Gibran

© Rui Reshaha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