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i Reshahar

太短了,就不去占Tag了。

最近上饮料调制的课程,听着听着就写了个段子出来。


【Glaz不喜欢伏特加】


*段子

*

Glaz一点也不喜欢伏特加,尽管他是一个俄罗斯人,但是他真的无法喜欢上这种酒。

Kapkan曾笑问他是不是个真正的俄国人,寒冷的环境下饮上一口冰凉的烈酒,在咽喉间灼烧的滋味让猎人不禁边说边回味着。

伏特加的作用主要仍是让他们能维持身体的热度及增加血液循环,对于必须长时间待在原处的狙击手而言有着很大的帮助,他们不会轻易被冻死在冰天雪地里。

但是Glaz还是没办法接受这种呛人的味道,他曾经试过几回,可中间只是辣的赶紧吞好几口冰水,试图消除嘴里的味道。

他喜欢...

沒有銀河兩岸的遼遠,沒有牛郎織女的苦情
稱不太上是愛情,但是我愛你。

*Wrench x Josh

*OOC,第一次寫我抓不太到個性QQ


*

再平凡不過的一天,ctOS 2.0事件結束的DedSec恢復到往常般清閒,大家依然在舊金山的街頭裡解決各式各樣的事件、替無辜人民保護隱私免於那些大企業危害。


話雖如此,實際上時間到沒有先前那樣的忙碌與緊湊,Josh卻仍然成天窩在他的電腦前,兩個螢幕中映入眼中的是一條條雜亂的原始碼,他卻能迅速的將那些資料有條理地整理好,邊寫著未完成的軟體程式。同個空間裡還有Wrench的存在,他依舊站在工作檯前處理一些精密的小玩意兒,偶爾那X字樣的雙眼會不時閃爍。


其他人都各自忙於行俠仗義、街頭塗鴉... ...這類瑣事...

原諒我,並讓我從窒息感中解脫。

Liars have nothing to hide but the truth.
騙子除了真相沒什麼好隱瞞的。

2017.08.13


祝福Dominic生日快樂。
作為我在R6S最愛的他,被那雙眼神給深深吸引著。設想他有無限可能性的結局,也許生、也許是死,異於常人的精神力、臥底時期的故事,甚至是加入彩六之後的他,每一個模樣的吸引著我,讓人著迷。


今年大概不會補賀文了,看完九薇的文之後沒自信能寫得比她好哇QQ只能大推!
我就不發刀啦,扔個團子開心點。


「也許今日我們仍不知曉他完整的故事,但是他終究有個屬於自己的結局。」


*


理想的生日是甚麼樣子呢?他從沒想過。對他而言最舒適的事情就是待在一個靠窗的角落坐上整天,可以的話他希望那個位置能觀察到某些倒楣的傢伙踏入他設置好的惡作劇裡。又也許那個醫生會願...

他那抹深邃的眼神裡,藏著令人窒息、耀眼的金色。

滿天的繁星闖入海的生命裡,帶來燦爛可及的光彩。

然而翌日晨光卻讓海明白,繁星從來不在它身旁。

等等、那我抹布醫生/抹布班迪的車該怎麼開進lofter。


*无CP,硬要扯就是Blitz/你(人质)

*第二人称,烂尾(喂)
*段子@


*


你不知道这些闯入自家的人到底在想些甚么,但是本能告知你这很危险,他们各个蒙面、手持枪械并毫无善意的把你绑在你的卧室里。粗麻绳在手上摩娑的感觉很不自在,你试图挣脱手脚上的束缚,被布条堵住的嘴只能发出不明白的呜阿声,这些无意义的举动只得到那些恐怖份子的威吓。


他们的目标并不是你,可是此刻你的内心占满恐惧,那些家伙并不是不可能杀了你,毕竟你只是个得到目标用的手段、道具,人质。但你也庆幸家中只有自己一人,重要的亲人此刻也许都在外面,在那些警方封锁线后方担心而哭泣。


吵杂的警笛在外头鸣叫,你试图...

1 / 9

Rui Reshahar

MAN IS TWO men; one is awake in darkness, the other is asleep in light.

──《Sand and Foam》 by Kahlil Gibran

© Rui Reshahar | Powered by LOFTER